京山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3|回复: 0

京山,一个鲜为人识的人文事件

[复制链接]

1108

主题

1125

帖子

346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46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21-4-16 09: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烂泥畈,一个荒无人烟的芦苇荡,近百年前,一群逃难的河南人流落于此栖身,开荒拓土,取火烧薪,逐渐聚集了8省36县市成百上千的外乡人,开启了烂泥畈的人文篇章。曾经是“一进烂泥畈,洪水一大片;罗汉在种田,观音去送饭;种田三年半,人死烟火断”的景象,却又翻天覆地改变成了田成方,树成行,渠成网,路相通的“山水村庄田园化,沟渠道路规范化,出门访友摩托化,农民住宅楼房化”的新农村。本文讲述的是一个从百年河南村到世纪新三同的人文故事。


烂泥畈之前世今生

从地图上看,她正处于大洪山南麓余脉与江汉平原交汇处;从地势上走,她正位于一马平川的平原与连绵起伏的山脉结合部。在风景优美、物产富饶的京山县石龙镇,有个特殊的村落——三同村。因为九成以上的人来自河南,而且相互交流也用河南方言,所以外村人都称这里为“河南村”。


                                                 一副担子从河南罗山挑到湖北京山


一路走来的有十余人。休息一会儿。望着已过的鸡公山,来人深叹一口气:别了,故乡;别了,亲人。

那是被称为民国元年的1912年仲秋,连年不断的灾荒加上动荡不定的政局,已让一大家人不能生存。

河南省罗山县一个叫朱堂的小乡村。灯还未熄,人仍没寐。刘玉金、刘玉付、刘向成三户人家聚在一起,是北上还是南下?

“我爷爷刘玉付是这个村子的第一代人。”曾经做过13年三同村党支部书记现年73岁的刘正祥说,爷爷刘玉付是河南省罗山县朱堂乡人。90多年前,因为家里穷困加上战难,老人家就带着一家人流浪讨荒。

“那时有我爷爷他们兄弟及同族三户人家,最小的还不到十岁。在路上走累了,爷爷就时不时地用担子挑着我父亲他们走。”刘正祥介绍说,爷爷他们一路上主要靠乞讨流浪为生,住桥洞,睡马路边,非常不容易,后来他们就来到了这里。

解放前,战争频繁,兵祸连结。既有军阀混战、国民党的“剿共”战争,又有帝国主义侵华战争。连年的战争,加重或直接制造了灾荒。战争不仅直接破坏农业,而且严重摧残和毁灭劳动力。作为中原大省而且是人丁较多的河南省,不仅首当其冲地要经历各项战事,而且还是优质“壮丁” 的兵源地,特别是当年的中原大战,这次军阀混战造成了30万人死亡,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冀鲁豫等省的青壮年男子;同时,当年河南省有27个县严重受灾,农村灾荒严重,民不聊生,饥民,乞丐成群……

三同村四组张志城老人的家建在一个叫梅湾的地方。一弯月牙型的小水塘绕房半边,门前的三分地的棉花已收获,只剩下迎风站立的棉杆向客人展示着丰收的空棉壳。走进老人的家,一台14寸的电视机放在床前的矮柜子上,床头上一个老式的红灯牌收音机正在咿咿呀呀的唱着河南豫剧地方戏。

“我到烂泥畈时是1929年,当时我只有3岁,是我父亲一副担子挑下来的。”身体依然非常健烁的张志城老人今年已过81岁,但忆起当年仍然有着清晰的印象。

“我们一家五口人,哥哥当时只有5岁,一个妹妹也只有1岁,全部是爸爸妈妈两个人轮流挑下来的。”张志城现在是四世同堂,但他仍然住在1958年盖的土砖草屋子里。

“儿子们盖起了楼房,要我搬去住,我没去。这房子现在冬暧夏凉,再说,住了几十年,有感情了,舍不得呀!”

张志城老人乐呵呵地表示现在的生活很幸福。他说,自己以前一直靠种田生活。现在年纪大了,孩子们都让他不再劳动了。不过,他觉得自己一辈子勤劳惯了,勤奋劳作永远不能忘记。他现在在自己家的前后空地上种了一些蔬菜,时不时地下地做点力所能及的农活。


                                             “烂泥畈” 改造,一笔难以书写的血泪史


当时的烂泥畈,既无村落,也无田园,有的只是自生自长的蓬蒿芦草,是当地人不要的一片沼泽地、乱泥滩、孤坟岗。

随着第二批、第三批从河南来的逃难者聚集,“烂泥畈”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已形成了一个有500多人的带有河南特色的自然村庄。他们用木棒支起三角茅草棚,风来挡风,雨来避雨,鸡鸣而起,戴月才归,用自己的双手同大自然进行着顽强的搏斗:开荒地,填沼泽,辟出小块田地种庄稼,以养家糊口。

勤劳朴实的那群河南逃荒者本以为是从此遇到了好日子,却谁知是一个恶梦的开端。

1946年,李业寿去世。在此之前,他的父辈及兄弟姐妹12人全部已亡。

1948年,周子金去世。在此之前,他的父辈及兄弟姐妹6人全部已亡。

他们当时都是染上一种不知名的病,得病后,头大颈细肚子挺得象锅底,无药可救。

解放后确诊定性为血吸虫病。毛泽东主席诗说: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从1938年到1948年,烂泥畈有800多人死于血吸虫病,其中死绝45户。这是一组不能忘记的数据。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记忆。

“一进烂泥畈,洪水一大片;罗汉在种田,观音去送饭;种田三年半,人死烟火断”。

这是一曲悲壮的现实歌谣。这是一段饱含血泪的历史。

从此,烂泥畈的村民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还多了另一项任务,与虫斗。

1956年,上级政府派出了工作组进驻烂泥畈,与当时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共同改造农田,医治伤病。

当年,为了弘扬同吃、同住、同劳动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烂泥畈更名为三同村。

1966年到1969年是三同村旧貌换新颜的三年。谈起那战天斗地的年代,刘正祥记忆犹新。

“那时的我在村委会当村长,是改造‘烂泥畈’的指挥长。”刘正祥说,当时主要进行的是消灭“六子”的活动,全村上下一心,大打对血吸虫窝子、乱草棚子、低产帽子、文盲瞎子、野荸荠杆子、弯田埂子的歼灭战。

一个壮劳力挑一天塘泥挣工分13分,且每担不得少于40公斤,不足的按少的斤两折扣计分,这样一天可合计挣七角八分钱。全村人除不能劳动的老人和学生外,从大年三十下午到正月初七可以休息之外,其它时间全部派工劳动。

修建四条公路主干线,填平堰塘150口,搬走坟墓1500多座,整理出农田2898亩。

刘宗诚当时是村里的计工员,这是他记载的数据。

1967年,三同村“灭螺、修路、改田”的农村基本建设被评为全县典范,1975年,湖北省委、省政府授予三同村“全省血防工作先进单位”。


                                                     习俗逐渐改变与当地融为一体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在三同村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他们与同村人在一起是说河南话,唱河南戏;而与本地人说话却是说湖北话,听花鼓戏。

据说当年,刘玉金带着族人及后来慢慢迁过来的河南人,无论是饮食还是生活习惯,全村人采用的都是河南的风俗。石龙当地人在清明时到外面上坟,他们就在家中做供奉,烧纸钱,拜祖先。

融入不易。其实当时本地人还是有点歧视河南来的三同人的。三同村三组村民刘宗诚深有感触。他说,当时有个歌谣这样说,有女不嫁三同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三同年轻人娶不到本地人当媳妇。

年轻人通婚除了本村姑娘和河南老乡互相介绍过来的亲戚外,再其余大多是从四川来的姑娘,即使这样,但仍然有不少大龄青年面临着打光棍的危险。刘宗诚说,舅弟杨先贵的媳妇是他们两个人西下四川给娶回来的。

三同村三组村民江良珠正值年少,苦于多年娶不到媳妇,1967年入赘到该镇的仙女村做了上门女婿,一气之下搬出了被称为“血吸虫窝子”的三同村。

说起通婚就心酸,三同村二组村民张开荣也有不说不快的话。

1972年的7月。张开荣带着亲朋好友借来的500元钱,通过熟人介绍,经长江逆流而上到四川省万县市凉山公社的一个叫响滩的地方去相亲。

当年张开荣22岁。但在那个年代,22岁的同龄人大部分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再不结婚就很有可能落个“老单身”。

想着村里还有不少同龄人也在打光棍,张开荣带了3个愿意离开大山到湖北安家的姑娘准备回老家三同。

好心肠未必会有好结果。早上五点一上船,张开荣被万县警方扣留。

一顶“人贩子”的大帽子一戴就是十天。出示石龙公社开具的证明依然不行。

当地人报警称,有一湖北人来此专门贩卖人口。仔细一打听才明白,其实是当地光棍也多,姑娘与女人“概不外借”。

遣送站扣留的十天,实际上是劳动改造的十天。随后就被万县方面按地区划分,一船又送回到湖北的宜昌。

“带去的钱除了一小部分用了,其余的都在扣留时搜身搜走了,回来时一分钱也没退我。”张开荣忆起当年眉头仍然难以开颜:“没有钱就回不来,一个人就在宜昌江边的一个材料场给人扛木头,一天一元八角钱,扛了一个星期的木头,挣了十二元六角路费,这样才回到三同村。”

现在没有这个说法了,三同人与全国各地都是自由通婚。刘宗诚笑呵呵地说,我的两个儿子就结了两个外村的媳妇,近年来,还有本村的年轻人在湖南、安徽“引进”了不少外省“媳妇”。

本地人叫三同人为“河南呔子”,而三同人则称呼本地人为“湖北蛮子”。三同村主任张道清有着这样的体会,“蛮子”也好,“呔子”也好,原本不简单的称呼都已失去了原有的含意,现在的称呼其实是一个从相互抵触到互相融洽的过程。

时间长了,许多当年的习俗习惯都改变了,现在基本上和当地差不多了。刘宗诚说。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外地人的加入,尤其不断要和外面的人通婚,三同这个河南村的一些习俗渐渐发生了改变。

1960年成立的村级“三同村河南曲剧团”在传唱了十多年后也因人少而撤销了。村里的小辈们觉得,以前逢年过节会唱的戏曲调比较陈旧,现在就很少有人传唱了。周边村上的女人嫁过来,生了孩子,组成了新家庭,也互相请来了“西洋乐队”,用流行歌曲卡拉OK。

李玉娇就是一个外来媳妇。她说,自己娘家离这不远,小时候就知道三同村是个和自己村不一样的村落,1990年前没嫁过来时,还听不懂也听不习惯三同话,嫁过来才知道那是河南方言,现在她自己也开始学着说了。


                                         “烂泥畈精神”孕育了求先奋进的新三同人


有人说河南人的精神是勤劳勇敢、勇于探索、吃苦耐劳,淳朴耿直;有人说湖北人的精神是开拓进取、求变创新、艰苦创业、聪慧包容;有人说四川人的精神是务实苦干、坚韧顽强、诚信善良、勇敢智慧。更有人说承载了三地人特性的三同人是融合东西南北的海纳百川的“烂泥畈”的兼容精神,新一代的三同人是兼而有之,造就了三同人难中求进,进中求先的新三同精神。

关于三同人几个不得不说的故事。

石龙镇第一个“万元户”。1981年,三同村在石龙镇率先分田到户。三组村民陈振钢、刘中华夫妇借此东风,干起了以往想干而被称为“资产阶级”的副业,他们春夏腌制皮蛋,秋冬制作糕点,用自行车在石龙的街头巷尾、村组农户中大声叫买。

在一声一声吆喝中,陈振钢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在一声一声吆喝中,陈振钢添置了大20寸黑白电视机;在一声一声吆喝中,叫响了陈振钢、刘中华夫妇的创业激情。

1983年10月的一天,一阵响亮的鞭炮声响彻三同村三组。陈振钢夫妇耗资8000多元的二层6间楼房动工兴建。

这是石龙镇分田到户以后第一个自己建楼房的农民。

陈振钢、刘中华夫妇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

石龙镇第一位种植西瓜的农民能手与全镇种植高效模式的推广。杨先贵这个与共和国几乎同龄的汉子,从分田到户开始就用自家的田进行西瓜等经济作物的高效示范种植。

种西瓜亩平收入可以达到1000元。1983年,杨先贵带动自己家的三个兄弟,靠种西瓜率先突破了“烂泥畈”亩平收入的价值观。

一人富不算富,全村富才算富,抱成团更能打好三同牌。杨氏兄弟这一种植技术迅速传遍整个三同。

大棚两膜育苗,小棚两膜移栽;单一西瓜种植到“油瓜稻”、“麦瓜稻”、“菜瓜菜”、“菜瓜荸荠”等高效种植模式的全面推广,三同人在西瓜种植上做足了文章。

从传唱“三同的西瓜大又圆,三同的西瓜包你甜”到改称为“石龙的西瓜大又圆,石龙的西瓜包你甜”,三同人脸上写满自信与自豪。

石龙镇第一个下广东包下火车皮往江汉平原运黑皮甘蔗的农民团体。先富起来的三同农民没有停下脚步。他们思索着如何更进一步的挖掘田地潜力。

考察结果让他们兴奋。整个江汉平原没有人种黑皮甘蔗。

1986年3月,三同村一组村民徐德普与陈振富、徐仕凤等五位农民一起,南下广东省揭阳县。

5个人带足了8000元钱。钱的安全充分显示了三同人的细腻和感悟。徐德普在家用黑白两种面做了两种大包子:“白包子是干粮,这种黑糊糊的包子狗都不吃,没人注意。”他把随身携带的钱全部藏在黑包子里,用一个蛇皮袋子一提,一路安全南下。

十天后。孝感火车站。半个火车皮的黑皮甘蔗种子整整装满4辆东风大卡车。

自此,江汉平原土甘蔗让位于引进的广东黑皮甘蔗。


品生态京山,你心中的后花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